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争鸣 > 本站原创 > 正文
深沉的思考 敏锐的探索
来源:未知 作者:丁楹 日期:2016-07-29 17:01 点击率: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评胡海建教授编著《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 丁楹 (肇庆学院文学院,广东肇庆526061) 摘要:胡海建教授凭着他的一支如椽妙笔,凭着他对教育学、心理学以及人类文化学的精深理解,编

引题:

关键字:

深沉,的,思考,敏锐,探索,评胡海,建,教授,编著,

 

——评胡海建教授编著《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

丁  楹
(肇庆学院   文学院,  广东肇庆    526061)
 
摘要:胡海建教授凭着他的一支如椽妙笔,凭着他对教育学、心理学以及人类文化学的精深理解,编著了一部教育心理学的通俗学术读物——《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这是一部天惊石破、空前绝后的绝代佳作,是一部破解21世纪人类心灵奥秘的传世杰作。胡海建教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教育学家。他以过人的精力和才识专注于教育学、心理学的研究,对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进行了宏观的文化观照,此书注意抉发隐藏于教育案例、实验中的人类心理与社会生活的关联,使积极教育精神与心灵解读融成一片。这部著作论域沟通古今、融合中西;资料援引与案例分析、背景探索与理论建构浑然一体地结合在一起,既有理论研究,也有实证研究,既有神奇的想象,迷人的案例,更具有高雅的格调,深邃的思想,通俗而不媚俗,显示了在教育学、心理学的研究中,传统治学经验与现代教学实践结合起来的研究新视野所具有的巨大张力与潜力,预示着当前学术领域正要发生一场静悄悄的教育革命。
关健词:胡海建  积极教育心理学  阐释体系    案例分析  实践效果
 
胡海建教授近年来编写了多本注重社会效益的好书,他的好书立足于积极教育心理学,广泛涉及哲学、艺术学、心理学、教育学、管理学、公共关系学、文化人类学、生理学等诸多领域,以广阔的文化视野、细腻的心理体验和多元的教学实践,回应了哈佛大学塔勒·本·沙哈尔教授的学术理念,体现出现代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思路的多棱面。他就像皮格马利翁一样,锲而不舍地雕刻,以求通过积极的教育改善社会,促进教育,改变人生。
胡海建是肇庆学院教育学院前院长,教授,博士,暨南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后,广东省人民政府督学。他还当过两个中学的校长,教了十三届的高三毕业班,培养了两个高考状元。作为一位人所敬仰、广受爱戴的资深校长,他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曾将自己的教育理念转变为老师的理念和学生的行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从在暨南大学跟随名师学习教育学开始,胡海建教授就将自己丰富的教学实践与精深的学术研究结合起来,用相当一部分精力潜心研究积极教育心理学,治学谨严,厚积薄发,以数十年的勤勉之功,陆续撰写了《大学教育学院内驱力研究》、《没有航标的远航——与教育实践相悖的新课改理论审视》、《基础教育特色均衡发展论》、《池田大作生态教育论》、《生命教育——课程改革的新视角》、《日本创价生态教育论》等几十篇有创见、开拓性的学术论文,其中既有对生态教育的总体观照;也有对一些重要教育问题的个案研究;既有对教育制度的文化与心理分析;也有对教育改革的细微探索;既有对教育方针的综合考量,也有对教育理论的深入研究。从各个层面、各个角度对教育学、心理学作了系统、细致的考察与阐释,其主编的《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2015年12月版)就是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继续开拓进取,并加以革新、加深、综合而成的一部教育学、心理学、哲学兼指导积极生活实践的研究型兼普及型的惊天杰作,是我们破除苦闷彷徨、成就完满人生的必读经典。
总体来说,胡海建教授主编的《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一书具有如下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宏观的文化观照、独特的阐释体系

在《积极心理学背景下的学校教育》中,胡海建教授开宗明义地提出了将学校教育定位在积极心理学背景的座标系进行研究的意义。指出:“为什么如此精彩、重要,甚至对人大有裨益的知识却缺少阅读者、欣赏者呢?因为它对大众来说晦涩难懂,这就是人们之所以需要积极心理学及这门课程的重要原因。因为积极心理学及课程的宗旨非常明确,它就是要在学术象牙塔与大众之间构建一座桥梁。也就是说,就是要把严谨、实质、经验的学术科学与自助或新纪元运动的通俗易懂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两者所长,这正是积极心理学大受欢迎的原因,因为它是有用的科学。”[2]这种研究在教育价值论和心理学本体论的学科意义和方法论意义上,都是一种新的尝试。胡海建教授在这一章中多角度地分析了积极心理学背景下的教育工作者的生存状态、价值观念及其人格形象,进而对在此背景下的学校教育进行了全面梳理,构建了一个从教育主体论、教育实践论到影响定位论的比较完整的阐释框架,视野开阔,论析有相当的深度,不乏作者自己创见。其中《安静文化是内省的文化,是现代人应“享受”的文化》[3]及《积极心理学诞生的背景》[4]等小节能够综合政治、经济、家族、地域文化、民风民俗、人们交往等社会文化因素,真实地还原了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形成的时代特征,充分体现了作者在这方面的尝试和实践,以丰富的资料积累、磅礴的理论气度和深入的分析解读,建构出积极教育心理研究的新框架。《积极心理学的使命:知识、变革与创造》一节首先提出编者的追问:“比如,我们有一个容器,可以接收数据、接收科学知识、接收信息,并将这些信息储存到容器里,这就是知识信息。等容器填满了,我们就毕业了。难道信息数据越多越好?”面对这样的问题,编者从哲学、心理、教育的角度切入,把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实用性与艺术性联系起来,指出
 
还有一个很普遍的例子,世界上有很多人似乎拥有了一切,人生顺利、生活富庶,但仍旧不快乐。而另外一些人拥有的并不多,但他们从未中断、从未停止过享受人生。同时也有另外一种相反的情况,拥有一切的人,充满感恩,享受生活;生活窘迫的人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怨人忧天。也就是说,重要的不仅仅是获得了什么知识信息与财富,关键是学会变革,如何去认识、理解和关注重点,这就是由容器的形状所决定的。一个本科大学生在别人看来拥有了一切,体育上、学术上、社交上都很成功,但是他对生命的理解、关注和解读并不正面,他经常感觉不快乐。在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理解知识信息往往比掌握知识信息更重要。有一句话也许可以说明这一道理,快乐是由我们的精神状态决定的,而不是由我们的社会地位或银行存款决定的,所以需要改变我们的思想,这对建立幸福感来说很重要。因此,我们在教学实践中,不会传达过多的信息知识,而是注重挖掘人自身更多的潜能,这种潜能一直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它,或者其被其他东西掩盖了。我们要去发现并利用它,以便更多关注它,更好地理解它。[5]
 
我们之所以不惮辞繁地引录上述材料,一方面旨在对积极心理学背景下的学校教育的具体情况作尽可能真实切合实际的历史还原,以描述清楚当时教育工作者的主体人格和审美情趣形成的环境和原因;另一方面也实在是因为这段文字蕴涵了大智慧,既滔滔雄辩而又生动有趣,很能够说明积极心理学的主体风格。象这样对人生问题有着如此通透的见解,决不是一辈子皓首穷经、困死书斋的老朽宿儒说得出来的,也决不是一味崇洋媚外奴颜媚骨的新学士子所能道其万一,只有能入能出的人,既精通传统文化,又吸收外来学说的通达之士才能达到这种思想高度。这是洞察力、才子气、思想家、教育家的融合贯通所产生出来的一种精神境界。从而让读者从中学习到关于积极心理学的一些必要修养,明显体现出作者从宏观的文化视野俯瞰特定历史时空,透视积极心理学文化内涵的方法论意识。
在《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指向》中,作者亦是站在宏观的文化观照角度,通过对丰富的教育案例的客观、深入分析,以自己精深独到的理解,细密地辨析各类案例,其中有些教育案例在我国传统教育研究中,一般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然而通过编者独具慧眼地充分使用,不仅鲜活地展现了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指向,而且能给人以一种案例取舍上的眼目清新之感,案例之运用,由此可见功力。作者对这些案例的运用,无论对案例本身的价值,还是在教育学上的意义,都是不可低估的,再经有理有据,旁征博引的考察分析,水到渠成地论证了“积极心理学的使命使命应该是帮助更多的人克服抑郁症,克服焦虑,这是非常重要的学术使命,因此需要更多的人去研究积极心理学,去改变21:1这个比率”[6]、“积极心理学目标之一是‘发现生活中最美好的事’”[7]、“适应力让孩子走向成功”[8]、“帮助他人,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9]、“其实你不用与一百个人交谈,与一两个好朋友交谈就可以了,诸如父母、室友,这是至关重要的,它是适应力最重要的因素。要想获得社会的支持,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适合的人,那些你向他们请求帮助、便会给予回应的人”[10]。这些精辟深刻的观点纷至沓来、异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胡海建教授在把握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指向的同时,给人以感性材料和理性分析相结合的方法论意义上的深刻启迪,为积极心理学研究总结了新鲜经验,对哲学、教育学、心理学、文艺学甚至整个人文学科的研究工作都具有指导和借鉴意义。
袁行霈先生曾在《学问的气象》说:“学问的气象,如释迦之说法,霁月之在天,庄严恢宏,清远雅正。不强服人而人自服,无庸标榜而下自成蹊。……在他们的手里,资料的采用和组织灵活而有规矩,出神而又入化,犹如魔方的组合,而不像积木的堆垛。他们治学的道路平正通达,思维的逻辑清通简畅,如书法之笔笔中锋、万毫齐发、力透纸背。……‘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这气象何等恢宏!如果借用来形容学问,‘尽揖西江’可以说是把有关的资料全部搜集起来;‘细斟北斗’可以说是把有关的材料细细地加以辨析;‘万象为宾客’可以说是把相关学科都用来都用来为自己的研究服务。学问能到这一步,也就不是常人所能及的了。”[11]胡海建教授编著的这部《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就体现出研究学问的恢弘大度的气象。他的研究紧紧围绕心理与教育的关系,力图从时代风尚、公共关系、生活观念、审美习俗等社会文化大背景下全景式地阐释教育、心理问题。在论述面对幸福的机缘时,其《积极心理学本质:让人们摆脱抑郁,并全面发展》从人们常称引的弗洛伊德关于精神分析的名言“人们在舒适地麻木”、梭罗认为大多数人都活在沉默的压抑中的一席话中发掘出积极心理学的意义:
我们要怎样摆脱这种“舒适地麻木”,怎样摆脱“沉默的压抑”,怎样变得兴奋、快乐、幸福?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们需要用心经营这些情感因素。所以,幸福不会自动出现,并不是没有痛苦就能感到幸福。因此我们才需要积极心理学,积极心理学本质上就是健康模型,健康本源学。健康、生理、心理、情感之源是什么?积极心理学如何让人们从智力上、情感上、心理上、人际关系上、人格上全面发展?积极心理学如何让人们全面发展,而不仅仅是帮助人们摆脱生活中不如意的事?[12]
 
通过征引丰富的教育案例,在论述中,言必有据,全面、生动地再现了教育工作中涉及到的政治、哲学、艺术、社会习尚、民族心理等方面的真实风貌,从而将积极教育心理学的作用定位于人类健康、生理、心理、情感之源这一大的历史文化背景下进行理解和关注,使得作者分析论述:“研究我们最开心、最成功、恋爱关系最佳时的状态,那我们就可以从中学习并应用到将来;如果我们研究平均水平,我们只是描述日常生活;如果我们研究我们当中最优秀的个体,我们的潜意识里就是在学习”[13]这一观点时显得平实有据、厚重丰满而又自然得体,在文化阐释中作出了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结论。从中可见,胡海建教授的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从文化角度关照教育学、心理学,这是在方法论上的突破,这种突破支配着研究本身,并影响到理论深度的表达。
在制约和影响教育学、心理学发展的多种因素和条件中,作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综合成果的文化,无疑是关系最直接、层次最深的因素,从文化的角度探讨积极教育心理学特点的形成和历史地位的确立,或许是一个较佳的切入点。胡海建教授的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抓住时代文化和社会生活对人们心理的影响,从宏观的文化关照上探讨教育学家的文化人格、思想观点、思维方法、文化生活、审美趣味产生形成的复杂来源,有力地揭示出积极教育心理学的深层依据。其《积极的环境传递正能量》[14]、《环境、情绪的感染力》[15]、《乐观主义——追寻生命意义与幸福的法宝》[16]就是从这种文化视角切入,开展积极教育心理学的研究和实践,站在一个更新的层面上,俯瞰积极教育心理学中的特定规律,开拓教育学、心理学研究的新途径,体现了作者以宏观的文化观照,重建中国教育研究的新构想,打破传统的以负面情绪研究为主、对精神疾病的了解与治疗为目标的研究著作的写法,树立了作者关注人类积极力量,关注积极力量在教育中的应用的全新视角,并以丰硕的研究成果实现了“促使心理学从只关注修复生命中的问题,趋向同时致力于建立生命中的美好品质”的美好愿望。这必将成为中国教育心理学研究向纵深拓展的一种必然要求,以多角度、多层次、多侧面的文化阐释,突破了传统教育观念的窠臼,加强了心理学研究的理论深度,开阔了教育学研究的视野,在深度和广度上拓展了哲学、教育学、心理学研究领域,建构起了作者在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方面独特的阐释体系,开辟了学术研究的新境界。

二、细致的案例分析、入微的心理解读

作为“要眇宜修”的人类心理,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贤达之士一直探求着破解人类心理之秘。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亦多有阐发:司马迁所说“发愤著书”[17],韩愈所说“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18],欧阳修所说:“诗人少达而多穷”,[19]都是说明写作具有淡化、消解、转移现实生活中精神苦闷郁抑的功能。在中国,凡是书法写得好的,写到入神境界的,也往往是内心强烈情感的抒发。韩愈品评张旭道:“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东晋时人王羲之,值中原板荡,沦于异族。王谢高门,南下避寇,于丧乱之余,先人坟墓惨遭毒手,自是说不出的满腔伤痛。这种深沉的心情,也尽数隐藏在其《丧乱贴》中。弗洛伊德认为:生活是苦的,补救缓解的方式是转移、替代、陶醉,其中力比多转移达到本能升华,就是一种补救缓和人生痛苦的途径,艺术活动就是一种升华,艺术家在实现幻想中得到快慰,欣赏者也在欣赏中消除生活压抑感。艺术家的第一目标是使自己自由,并使他人发泄[20]。胡海建教授的科学研究与我们古今中外这些仁人智士的生活经验有着深度的内在契合。
然而,《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过人之处,不仅在于关注和表现人类深曲幽细的心灵世界,研究抑郁、焦虑、偏见等负面情绪,了解和治疗精神疾病,更加重要的是,他告诉我们如何构建积极心理品质,过健康、幸福的人生。胡海建教授的研究往往从最普通、最生动、最能体现人类潜力的案例入手,将其置于时代文化大背景下综合考察深层次的心理奥秘,以案例证明理论,以理论归纳提升案例,透过字里行间,穿透纸背去体验、把握案例中的人类心理,摄下人类普遍存在的心理流程和情感经历,将哲学、历史、思想、文化、教育、心理溶于一体,为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解读、研究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第十二章《积极倾诉的方法——写日记》,就是通过对“写日记”这样一个日常生活中最普通不过的案件,来深细挖掘分析和追本溯源的阐释论述,探得写日记过程中人类心态发展变化的奥秘,证明“写日记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倾诉”、“写日记的好处还在于让人做事有前瞻性、预见性和条理性”、“写日记的第三个好处是使人拥有创作的满足感”、“写日记的第四个好处是可以经常自我反省”、“写日记的第五个好处是忠实记录人生”、“写日记应成为积极生活、积极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追求人生幸福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21]这些结论,人们未必皆予以首肯,但作为持之有据,言之成理的一家之说,却足以使人耳目一新。作者正是凭借其对案例深入细致的感受与分析,于他人不到处别生只眼,寄妙理于陈规之外,出新意于故纸之中,让人感受到冷静而理智的学术品格与内在的对人生的激情的融合,纵观全章,但觉灵采焕发、新见如涌。
潜意识、情结,作为人类本身的精神特质,是中西心理学研究的深层问题,反映了人类思维和世界心理的某些共同本质,在历代心理学研究著作中也都有充分体现。但是,以往心理学研究著述关于“治疗精神疾病”的阐释往往忽视了“使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充实”、“发现并培养有天赋的人”这种更深层次的、更有意义的积极心理学的探讨,这实际上就涉及到是否承认和尊重人类力量、优秀品质的真实性和复杂性。胡海建教授的论著在这方面多有尝试。如其《乐观主义——追寻生命意义与幸福的法宝》深刻地揭示出:“乐观是心理健康、成熟和强大的标志,它不仅是人们对抗生活挫折的缓冲剂,而且是抵抗疾病的第一道防线。乐观主义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应对生命中的各种危机和挑战。相反,悲观是一种认知混乱,以绝望为特征,预示着消沉、被动、失败、社会疏远、疾病,甚至死亡。悲观主义思维只会削弱自己身上的精神力量,打击自我积极性,降低创造力,从而导致人类的生命意义旁落。与其在悲观中消沉,还不如乐观地做有价值的行动并朝着自己的目标迈进。乐观主义并不提倡盲目乐观,而是建立在个体对危机源刺激客观评估基础之上的有限度的、现实的乐观。因为只有有限度的现实乐观才能在乐观与现实之间寻求到心理和谐与平衡的支点,也只有现实的乐观才能赋予个体独特的生命意义和价值,从而保证个体能乐观地面对生活”[22]这一观点,来源于并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理论。又如:“多看看激励你的电影,这些东西能帮你创造积极的环境,有助于成长,获得成功与产生幸福感,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潜意识层面上进行的,这就是影射的力量。对于影射的研究,这也是积极研究的意义,如果我们总是关注‘消极’研究,焦虑、压抑、精神分裂症,就会被这些研究影射,被这些工作影射。创造出现实,你们有些人可能知道,这与冰山理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当你度量某种现象时,就是在改变这种现象;当你度量某种现象时,也是在改变自己。所以通过创设积极环境,我们也是在对自己影射积极的东西,让自己变得积极乐观。”[23]对于积极心理学的深层理论,《常存感激之心》亦从深层的文化心理着眼来作探讨,认为“对感激的关注古已有之,东西方皆然。西方文化中的感激集中体现为基督教徒对上帝的虔诚回报,每年一度的感恩节即是明证。中国文化中同样存在着浓厚的感激意识。《诗经》中有‘投桃报李’之说,唐代孟郊留下‘谁言寸草心,报复三春晖’的动人诗句,中国文化的三大主流——儒、释、道思想中含有丰富的感恩思想。任现品指出,儒家忠孝节义四大伦常观点的内在核心都是感恩,并认为感激意识的最大化是儒家文化的重要特色,可以用忠来报君恩,孝为报亲恩,节为报夫恩,义为报友恩来一以贯之。在思想的长河中,感恩有一个悠长的过去,但在心理学研究中,感激却只有一个短暂的历史”[24],并对“常存感激之心”的积极意义进行了深入分析“在伤痛中心怀感激的积极者状态更好”[25]、“修女实验证实快乐会使人长寿”[26]、“Appreciate的意思:感激与增值”[27]、“感激能形成良性循环”、“每天写下最少五件值得感激的事可以使人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有较高的健康水平”[28],提出了“保持新鲜感的三种方法”[29]。胡海建教授的积极心理学研究从丰富多彩的案例出发,以细腻的审美体验、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刻的辨析力对人类心理加以透视,从而细致入微地把握住了时代人心,使人心领神会、心悦诚服地认同了他的理解。这种以现代西方理论观照人类积极心理现象,恰切地运用文化学、民俗学、教育学、语义学、生理生态学、社会公共关系学、管理学等现代科学成果的研究路数,体现了作者在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领域中的多维视角,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把自己摆在人类文化的历史背景上和现实世界的经纬上对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作全景观、系统性直觉和理性把握的治学特点。

三、丰厚的实践经验    完美的教学效果

    “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教育思想,对于我们当下的教育实践仍有着广泛而深刻的意义。陈平原先生说:“我想象中的大学教授,除了教学与研究,还必须能跟学生真诚对话,而且,有故事可以流传,有音容笑貌可以追忆。我相信,我们的科研经费会不断增加,我们的大楼会拔地而起,我们的学校规模越来越大,我们发表的论文也越来越多;我唯一担心的是,我们这些大学教授,是否会越来越值得学生们欣赏、追慕和模仿。”[30]陈先生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古风先生也有相似的感触:
 
目前, 我们有些教师并不能够妥善地处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 教学归教学, 科研归科研, 两不搭界; 或者应付教学, 一心投入科研, 为职称奋斗。虽然这与当下的评估机制和导向有关, 但不能不看到这是导致“成果”泛滥、精品奇缺的学术泡沫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作为教师, 只有将科研与教学需要、社会需要和内在表达的需要结合起来时, 才能生产出高质量、高水平的学术成果以至精品。[31]
 
对比现实社会中高校存在的种种乱象和问题,我们不禁惊叹:这部《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恰逢其时地面世了!
这部净化心灵、美化人生的惊天杰作,就像一曲清溪浅流那样紧密地伴随着我们的漫漫人生路,既用似水的柔情沾溉我们的心田,又在需要的时候帮助我们涤荡心头的烦恼。我们能从这部著作中感受到人类所蕴藏的丰厚生命活力,给我们读者以神奇的激励效应。其生动展示和集中体现的正在于对于人类的感情世界和心理因素“积极”方面的关注,并进行了深层次的开掘与探索。这对我们凝铸和塑造积极向上的思想性格和文化心理,无疑能起到不可限量的巨大作用。
这部打破教条、破解二十一世纪人类心灵深处奥秘的经典之作,又像一位温柔的女教师,既能给人以女性细致入微的体贴与关怀,又教人懂得爱与感恩等积极、健康、乐观的健全人格。在如今呆板冷漠的学校教育中,遇到《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这样一位温柔美丽、气度高雅、能够从微妙而深细的人性需求出发、给我们心理的安慰与启迪的女教师,我们当然倍感亲切和欣喜!
这部玲珑剔透、鬼斧神工的传世之作还像一位“直、谅、多闻”,既见性情又有学问、面目温和、态度可亲、莫逆于心的良朋知友。打开此书,恰似多情的故人来,晨昏忧乐每相亲,可以陪伴我们打发寂寞的黄昏,无聊的子夜,为我们解闷、解惑,和我们亲切友好地做着心灵上的交流,可以逗出我们的笑与泪,可以激发我们的爱与恨,使我们在无形之中,对人间万象,世上苦乐,多有了一番会心、领悟,给我们以莫大的启示,使我们得以从人生的失意苦闷中超脱出来,升华自己,摆脱难以避免的羁绊,征服无法想象的困难。
黄庭坚在《跋东坡书远景楼赋后》中说:“予谓东坡书,学问、文章之间,郁郁芊芊,发于笔墨之间,此所以他人终莫能及尔。”我们读胡海建教授关于积极教育心理学方面的论著,也总是能体验到其中具有其他教育学、心理学著作所未有的意趣。他的研究有一种鲜明的个性特征,即所论虽为心理学理论,但其背后蕴含有厚实的教育生活实践经验,让人感受到其深厚的底蕴与过人的才识,真正体现了《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前言》中提出来的理想教学模式:“在教育教学中,积极心理学延伸发展而成为积极教育心理学,其注重从实用性入手,重点放在把心理学知识应用到教师的教育生活和实际中,运用这些知识帮助教师改善教育生活,提升教育质量。如在师生关系处理上,要求教育者用一种欣赏的、开放性的、发展性的眼光来看待每一个孩子的潜能、动机和力量。积极教育心理学要求教师有积极乐观的意识、态度和交往方式,以便更好地促进学生正向行为的积极发展。积极教育心理学背景下的师生关系对我们的教育教学有很多益处。但是,这种关系并不是简单的几个微笑、几句鼓励、几次表扬就能建立的,它需要计划、时间、努力、技巧,但最重要的因素却是坚持。它要求师生之间要有积极的人际关系,这些积极关系的特征包括:相互信任、尊重、关心、时间投入、陪伴、体贴、安全、善良、鼓励、有乐趣等。”[32]这里面体现出来的对当前教育教学问题的描述与认识与陈平原、古风先生何其相似,如出一辙,但胡先生著作的过人之处在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具体做法。这源于胡先生当年任校长期间丰富多彩的教学实践及其在与教师、学生交往过程中深动感人的生活情景,尤其是他的人格魅力,在这部著作的字里行间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有助于我们重回精彩的课堂现场,让人深思大学教授的职责何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部石破天惊、破解人类二十一世纪积极心理奥秘的煌煌著作,可以提升教师教育的教学效果,塑造学生完美人格,甚至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教育奇迹。
我们现在高校积极上进、奋发有为的有志之士们都在呕心沥血地做研究、搞学问、拿项目、做课题,发论文,出专著,评奖项,大多夙兴夜寐、焚膏继晷、竭精尽虑、不遑宁处,可谓弄得身心交瘁矣。然而,拿了科题,出了专著,发了论文,评了奖项,又怎样呢?是不是对我们的学生尽到了应有的责任,对我们的社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有时候,我们真的很困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以德传道,以学授业,以诚解惑,应当说是老师重要的职责,学生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生活信念的保卫者和鼓舞者,系统地向学生传授健康向上的人生观、价值观,并让这些内化为学生们看待世界的积极态度,以横溢的才华、出众的学识和乐观向善的人格,塑造学生健全的心理,给他们以勇气与信心,是一位成功教师人格魅力的体现。这样的教师,会永远活在学生的心里,而且是活在那个最美好的地方。胡海建教授深刻地认识到了中国式教育的弊端,指出中国教育的出路就是创新教育。中国的教育模式不应该叫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争,而应该是应试教育和创新教育。他在寻找一种孩子能够适应的教育模式,培养出新一代的人才。他热情地呼吁:应该以创新的方法让孩子们获得更好的成绩、获得更好的身心健康。最适应孩子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只有最适应的,没有最好的。胡海建教授的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阐释方法正是建立在重视教育教学实际效果的基础上,他从一个特区的教育局局长转变为一所普通高校的教书匠,目的就是要将他的教育理念运用到实践当中。他想为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找一块试验田,也是改写中国现代教育两张皮的现状。两张皮就是中国的高等教育的研究朝着尖端研究发展,忽视了基础教育。而基础教育的校长和老师不喜欢研究教育理论,凭着自己多年的教育实践和经验在朝另一个方向发展。而西方的教育理论是在教育实践的基础上产生的,中国的教育理论则是在书斋中产生的。体现了作者在研究中遇到教育问题时,精于分析判断,而不流入人云亦云或熟视无睹之类积弊,能透过事件本身,潜听到人类心理的律动,给人以新颖独特的感受,让人领略到积极教育心理学的生命力之所在。从发现、分析问题到教育学、心理学上的思考,是一个逐渐深入的研究过程,胡海建教授的研究路数,既见考索之功,又见独断之力,对于当前一些重要的教育问题研究的空疏之弊,是一种纠偏补正。
基于此,胡海建教授的这部著作通过对大量教育案例的考察,追索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的文化内涵,还原现场教学的真实情景,打破学科的樊篱,勇敢涉猎于广阔的不同的领域。他的过人之处在于在教育研究、教学实践上转益多师,博采各家之长,在同时兼治的学科中得到彼此之间的互相发明和补充,以他所具备教育、教学、管理等不同方面的修养,来涉足积极教育心理学的研究,无疑是游刃有余,无往不利。关于这一点,我认为胡海建教授在其编著《后记》中的一段话有很好的说明:“本书根据可汗学院网易公开课中哈佛大学塔勒·本·沙哈尔教授的幸福课,同时参考了有关网站的翻译成果编著而成。胡海建教授在尊重塔勒·本·沙哈尔教授的主旨思想的前提下,对全书的体例、标题、目录、内容等进行了大量的增删、变动,并增加自己的见解,杨小秋教授对内容、标题也做了较大幅度的修改,并倾注大量心血补充了有关教育学的内容,为此本书更名为‘哈佛教育心理学’”[33]凡有关哈佛大学塔勒·本·沙哈尔教授幸福课的相关材料,几乎全部搜集在此,作者对这些材料经过认真梳理,不仅了然于胸,运用自如,更能去伪存真、删芜取精而揭示出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风格的各种因素。在引用不同案例时,能够紧紧地围绕当时的社会环境与时代背景去评价深层次的人类心理,以丰富的资料积累对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进行了认真严谨的分析研究,令人信服地阐述了积极心理学理念下的各大问题及其成因。凡此种种,皆实践了坚持历史唯物论和辩证法,坚持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立足于民族的文化土壤,体现了陈寅恪先生“了解之同情”的研究态度。
他因幸福课与教育学的某些主旨特征而引发了对积极教育心理学的思考,这种思考,并不是一般的泛泛而谈,而是下了硬功夫,具体分析了“积极心态与积极情绪的感染力”、“积极心理学理念下的积极改变”、“基于积极心理学理论的习惯养成”等方面,又善于运用他在教育实践、教学改革、行政管理方面的特长,细致入微地对积极心理学进行了研究。胡教授以深厚的教育学修养为根基,以现代观念和理论为工具,对中国教育问题进行科学的探讨与归纳,提供了一个适合现代人理解与阐释的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新视野,使中国教育的研究,既见其厚重深入的一面,也有其通俗近人的一面;既见其严谨规范的一面,也有其灵心妙悟的一面。这既有利于中国现代教育与世界文化的接轨,也有利于在世界文化的坐标系中找到中国教育工作者应有的位置。

四、结语

近些年来,胡海建教授为广东省肇庆学院科研处处长、肇庆学院附属中学校长、肇庆学院教育学院院长、广东省人民政府督学兼广东省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初期督导验收组组长,无论教学工作、科研工作、管理工作和社会活动都极为繁忙,但他在百忙之中还潜心于教育学、心理学上的研究,借以关注现实人生和当下中国教育的“关键问题”,并以其深沉的思考和敏锐的探索,向我们提供了一位有才华、有责任感、心境洒脱、性情湿润的优秀学者所作的多方面的可贵开拓,他的积极教育心理学研究,融合哲学、教育、心理学、文化学于一炉,真知灼见、精辟独特,迥出时流、新人耳目,由其著作可见其研究内容之深广,藉以知作者治学堂庑之大也。
因此“本书具有很强可读性,除适应教育心理学的研究者和大学教师外,对中小学教师、教育管理者、教育行政管理人员、政府职员及公司职员等开展教学改革,课程改革,德育与管理创新都有可读与借鉴意义。”[34]我怀着由衷敬意与深深感激之情向广大读者,无论是青少年、中学生、大学生、还是他们的父母,推荐这本腾空出世、石破天惊,破解二十一世纪心灵之谜的好书。您想得到知识固可读她,你想得到一些情趣或谈资也可读她;如入宝山,决不会空手而回的。希望你们每个人书架上、书包里、送情人的礼物中都有这部好书!无论您是带着失望的心情走出大学,还是带着解脱的心情进入社会,无论您是横睨众生、卓而不群,还是情怀郁闷、自伤幽独,无论您正春风得意,还是失意潦倒,我都希望您打开这部净化心灵、美化人生的惊天杰作,无论什么时候翻开她,您都不会失望。她是您寂寞时的良伴,苦闷时的知友,彷徨无地时的灯塔,这是一本读起来让人觉得非常有意思,让人越读越开心、越读越幸福、越读越积极、越读越感恩、越读越乐观、越读越完美的好书,是让人读了之后觉得自己有变化,内心更丰富,人格更健全、情感更美好、身体更健康、人生更成功的心理学、教育学的巅峰之作。
作者通联:
邮编:526061 地址:广东省肇庆学院文学院


[1]肇庆学院教学研究项目“高校文学艺术类通识教育的探索与实践”(JXGG201328)。
作者简介:丁楹(1976—),男,江西于都人,肇庆学院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博士后,主要从事词学研究。
[2]《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2015年12月版,第5页。
[3]《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9页。
[4]《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9—10。
[5]《积极心理学的使命:知识、变革与创造》,《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2—13。
[6]《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2页。
[7]《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2页。
[8]《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5页。
[9]《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6页。
[10]《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6页。
[11]袁行霈《学问的气象》,北京:新世界出版社,第11—12页。
[12]《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38页。
[13]《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54页。
[14]《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57—68页。
[15]《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69—84页。
[16]《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85—108页。
[17]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文选》卷四一,第1865页。
[18]韩愈《送孟东野序》,《隋唐五代文论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09页。
[19]欧阳修《梅圣俞诗集序》,《宋金元文论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92页。
[20]蒋孔阳主编《二十世纪西方美学名著选》(上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93—398页。
[21]《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01—202页。
[22]《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88页。
[23]《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90—91页。
[24]《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31页。
[25]《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31页。
[26]《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33页。
[27]《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40页。
[28]《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47页。
[29]《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148页。
[30]原刊《教育学报》2005年1期,陈平原《大学何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58页。
[31]古风《教学科研结合 创造学术精品——大力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笔谈)》[J] .扬州大学学报,2004(3):6.
[32]《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3页。
[33]《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84—285页。
[34]《哈佛积极教育心理学》第284—285页。
上一篇:大学教师的难处与好处
下一篇:寓教于乐——以夏承焘教学风格为中心探求国学传播的策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