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争鸣 > 他山之石 > 正文
悼念恩师王步高先生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日期:2017-11-07 16:29 点击率: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作者简介: 曹爽, 副教授,吉林长春。 晚饭后,惊闻恩师离世噩耗,被记忆如洪水猛兽般吞噬。原来三月一别,竟成永诀!入夜,伫立南湖之畔,恍若回到一年前深秋的某个午后,与

引题:

关键字:

悼念,恩师,王步高,先生,作者,简介,曹爽,

作者简介:

曹爽,副教授,吉林长春。

 

晚饭后,惊闻恩师离世噩耗,被记忆如洪水猛兽般吞噬。原来三月一别,竟成永诀!入夜,伫立南湖之畔,恍若回到一年前深秋的某个午后,与先生漫步于圆明园福海边,品诗论道,忆往述怀……

 

初见先生,是在2014年郑州全国大语会上,那天的微文写道:“第一天早餐,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者端着餐盘坐在我身边,抬头一看,竟是大语界泰斗王步高教授,小惊喜。老爷子和我想象中没什么分别,博学亲和,浓重的江苏口音,兴致盎然地聊起他的大语Mooc,与教育部合作的新项目,以及从东南大学到清华园的偶思闲语……愉快的早餐时光。”与先生结缘在那抹清朗的夏日晨曦中。此后,一如既往地读其作,慕其名,心怀仰止。

 

2016年秋,有幸到清华访学进修,成为一条重游学海的痴鱼。一入校,便毫不犹豫地选择师从这位在清华园里教国文的先生。先生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令我清楚地看到自己职业理想的化身。我兴奋地对自己说:我要成为他那样的人!一位纯粹的学人,拥有一颗纯净的诗心。半生苦难,一世执着。认真地做学问,认真地爱讲台,认真地寻大道,博学、率真、谦和,堪当“星斗其诗,赤子其人”。

 

先生主讲《大学语文》《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等课程,课程评估长年排在清华前5%。因为太受欢迎,即便每门课程80到200人的容量,也远无法满足求知若渴的清华学子,被称为“比在北京买车摇号还难”选到的课。平均每学期开3门课,每周有3个晚上要讲2个半小时,一般22:00以后下课,还会一丝不苟地答疑到更晚。先生关注于提升课程的品质内蕴,几乎每次课都要做两三百页的课件,课上旁征博引、妙语联珠、术道相触,将人文知识传授、人文方法训练与人文精神培育融会贯通。对诗词名家及作品的评价,为多年潜心研究所得,注重考证,见解独到,很有学术价值。听先生的课是一种享受,深感只有学养深厚、乐业爱生的人文教师才能打造出如此有内涵、有品位、有情怀的人文课堂。眼前这位文化学者就是我的楷模!

 

课余,最期待的就是与先生畅谈,聆听教诲。先生时常给我专业方面的指点,例如他会语重心长地说从事人文教育不仅要“开河、开湖”,也要“挖井”,不仅要有广博的积淀,也要注重与学术专长有机结合。如我原本的研究方向古汉语音韵学,被称为汉语中的“绝学”,若找到与诗词教学的契合之门,便可成为教学效益的倍增器。先生是词学大家唐圭璋先生的入室弟子,以其多年的学术积淀为我启智茅塞。

 

先生也常与我分享他近70年的人生经历。这位很有骨头的知识分子,即便于苦难、贫困、孤独、落魄中,也从未低下他高贵的头。先生每讲一段过往,便会将其中体悟到的由衷感怀与哲思,传予我这兴致勃勃的听者、虔敬的后生晚辈。

 

不过,我也并不总是那个乖巧的学生,偶尔也会令先生皱眉。记得一次诗词格律与创作课后,先生留的作业是写一首五绝。当时因为正在学唱昆曲,便随手写了首《小旦》:“点绛唇含蕊,秋波媚染霜。霞裾梅弄影,曲尽满庭芳。”诗中辙韵俱工,还巧嵌4个词牌名,本以为先生会赞许,孰料他说:“创作诗词要用心用情,这首有点小卖弄。”诚感受教。

 

10月下旬,与先生和师母到南开参加全国大语会。会议结束后,距回京有半天空闲,于是贪玩去了五大道。晚饭时,先生不无遗憾地说:“下午去见了叶嘉莹先生,走之前没找到你,原想带你一起去的。”听罢捶胸顿足,悔憾不已。

 

12月中旬,先生因查出恶疾回南京治疗。怎敢相信,那个课堂上声如洪钟、情采飞扬的他,那个亲近自然、喜爱运动、常用脚步丈量圆明园、颐和园的他,那个热爱生活,每年端午、元旦请学生们到家中茶会赋诗的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谢幕于清华!而我接下来的求学之路,也倏然黯淡。遂填《青玉案》一首,以赠先生:“浊尘漫卷残阳瘦,怎奈得,西风骤。往事常浮人寂后。忆津门旅,念商都旧,水木寻仙薮。华年一梦韶光负,呓语三更唤师友。且盼端阳重聚首。赏荷塘月,咏熙春柳,笑看人长久。”

 

今年3月,到南京探望先生。寻访先生笔下东南大学1600多年的六朝松、胭脂井,瞻览先生题写的百年校庆碑记。病房里,我一边和师母包秧草馅馄饨,一边与二老闲话家常。先生的气色比预想中好些,人也从容达观,说舍不得学生们,希望病情稳定后能重返清华,还邀请我假期到他扬中老家做客,欣然赠我他8年心血凝成且墨香未散的《清华学生诗词选》样书……

 

4月底,我做了次大手术,没敢告诉先生。偶闻其近况,心中一直挂念……

 

教师节,先生在电话里说他最近消瘦了许多……

 

中秋节,先生在电话里说他不怎么到室外活动了……怎会想到,电话那端微弱的语声,竟是先生与我最后的话别。正如一年前走进先生的课堂,聆听到的竟是他的清华绝唱!说好的“拼到50,苦到60,教到80,活到90”呢?!先生,这次您食言了!

 

机缘造化,我和先生同一天生日。从今以后,每岁生辰,敬恩师一杯浊酒,以其作《东南大学校歌》与《百年清华赋》为祭!从今以后,将先生之高格大德,承扬彰化于我辈育人之业!从今以后,先生不再,先生永在!

 

几小时前,在悼念先生的帖子中有段网友留言: “王老师,您此去欲何?” “玉皇唤,做翰林。” “若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的确是先生的性子,也确应是先生的归宿!

 

拜别先生!恩师千古!

(曹爽于2017年11月2日晨)


上一篇:深切悼念王福湘教授 先生一路走好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