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争鸣 > 他山之石 > 正文
深切悼念王福湘教授 先生一路走好
来源:未知 作者:丁楹 日期:2017-04-23 11:45 点击率: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原肇庆学院文学院王福湘教授不幸于当天上午9时许,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教室听课期间,突发心脏骤停,经全力抢救无效逝世,享年71岁。

引题:

关键字:

沉痛,悼念,尊敬,的,王福湘,教授,4月,12日晚,我,

我校中国语言文化学院王福湘教授,于2017年4月12日9时许,在教室听课期间,突发心脏骤停,经全力抢救无效逝世,享年71岁。

 

 

王福湘教授,1968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国语言文化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主任,肇庆学院中文系副主任及校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广东鲁迅研究学会理事。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是国内知名的鲁迅研究和陈独秀研究专家。发表论文70余篇,主编和参编多种大学文科教材,出版了学术专著《悲壮的历程——中国革命现实主义文学思潮史》《鲁迅与陈独秀》《地狱边沿的白色花——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专题研究》。

 

今天,南国新闻社将带你回顾王福湘教授生平事迹,弘扬王教授为人治学的品格精神。

 

 

鲁迅、陈独秀研究的专家

 

王福湘从1981年开始研究鲁迅,但还不是他的研究方向。1992年从湖南来到广东工作,加入了广东鲁迅研究学会,参加了许多活动后逐渐被鲁迅研究的氛围所感染。直到1995年在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的建议下,王福湘将研究重心移至鲁迅研究。通过15年的潜心钻研,王福湘在2009年3月1日出版了一部关于研究鲁迅的专著——《鲁迅与陈独秀》,该著作汇集了王福湘多年的研究成果,可以说是他的心血结晶。

 

王福湘和他的著作《鲁迅与陈独秀》

 

《鲁迅与陈独秀》本书共分为两编, 内容包括:“革命的前驱者”与“精神界之战士”—— 陈独秀与鲁迅比较研究、鲁迅思想专题研究。王福湘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他说:“目前学界对后来分属不同阵营的鲁(迅)胡(适)的比较研究比较深入,而对基本属于同一阵营的鲁陈的比较研究却很不相称。我以为,鲁陈比较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决不亚于鲁胡的比较。”比较的结果,他认为这两个人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总的说来大同小异,终极关怀与目标同,具体行为与方法异”。

 

王福湘十几年如一日地研究鲁迅和中国现代文学,并成绩斐然,出版著作有《悲壮的历程——中国革命现实主义文学思潮史》、《鲁迅与陈独秀》、《地狱边沿的白色花——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专题研究》等。

 

 

 

受鲁迅生命哲学的影响来南国任教

王福湘曾经说,做鲁迅研究对他的人生有很大影响。“最大的影响是鲁迅的生命哲学,按照鲁迅的生命哲学去生活,能够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心态。”鲁迅的生命哲学可由一句话总结:生命有限,终将归于尘土。王福湘认为,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上,要多做对社会,对国家,对人类有益的事而不是有害的事。

 

 

受鲁迅生命哲学的影响,王福湘从肇庆学院退休后,来到南国教书,发挥余热。谈到在南国的工作与学生,王福湘很是欣慰,“我觉得很开心,还能在有生之年做点有益的事,我和学生的关系很融洽,学生也很喜欢我,我也对学生的教学或多或少起点作用。”

 

王福湘参与学校迎春晚会

 

王福湘认为,过去是从老师和教材中知道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大师。后来,通过自己阅读鲁迅著作,研究鲁迅的思想,结合中国的历史、文化、现实社会,真正体会到鲁迅确实伟大,许多著作对人们有启发和教育意义,鲁迅的精神值得人们学习。

 

 

学生心中永远的湘爷

课堂上永远富有激情,课后关心学生,学生们亲切地称他为“湘爷”。在学生的眼中,湘爷既是一位严谨治学的学者,还是一位亲切和蔼的老者。

 


 


 


 

王福湘在课堂

 

 

沐瑶:仙人斯去了,梦回潭州。执教一生,念三尺讲台,几根粉笔,自由独立之精神。春蚕丝方尽,身留南国。清风两袖,存一片冰心,数千桃李,师表垂范享气节。

 

彩薇:昨天对您的问候变成最后一次。您在课上说,有一位作家对鲁迅作出深深的怀念、作家认为,有没有鲁迅,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当时就想到,有没有湘爷,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你曾耐心回答我的问题;您在夏天上课,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您带着我做论文研究;您在校运会还参加掷铅球;傍晚您会在运动场快步走;我们班没有你的课时,您过来听课(我知道您一定也想见我们);您称我们是可爱的孩子……太多的未来想和您一起走,我想写毕业论文时选您做导师,我想毕业后回校还可以和您来张合照……湘爷,您依旧在我心里!

 

烁烁:看着大家说的话,泪水就止不住了。言传身教,孜孜不倦,这四年大学能遇到您,是我们的幸运。

 

锴进:“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在教授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位不断追求真理学者的形象。真希望您能多留一会,多给您拍照……

 

陈莹:湘爷,您听见了吗?雨下得好大,雷打得好响,大概老天也知道同学们的难过吧。我想,您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我想,那个地方一定有您追求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想再对您说一声“湘爷好”,湘爷,晚安,好梦。

 

唐荧:这样的雨声和这样的雷声您听见了吗,您一定知道今天您多少的学生们都在流泪,我们不舍得,我们不愿意和您如此告别。脑子里全是您灿烂的笑容,矫健的身影,在心里为您祈祷,我最敬重的教授,最慈爱的老师,去往那个没有苦痛烦恼的世界,我们会带着你的思想,带着你的期待和爱走下去。

 

 

陈迟:我所保留教授的最后影像是那时候招生视频的原稿,教授的那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还有那句国际化应用型人才。我剪了好多好多遍,深深记在了脑子里。教授也是大一的时候最令我敬佩的采访对象,不料今日,我再也没有采访他的机会了。

 

 

 

先生 一路走好

 

柯汉琳:回到宿舍,沉寂无语。真不愿意说出这个噩耗一一王福湘先生走了。走在片刻之间。看着医生们轮番抢救而回天无力,看着他安然睡去……呼呜!我不忍说王先生走了,但他确实走了。愿先生一路安然一路萧洒,我们记着你!

 

周文:今天上课时,第三排中间女孩听着听着课哭了,后排一女孩脸上挂着泪花儿……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在一间教室上课,而在另一间教室,您却永远地离开我们,我想您一定是睡着了,我是您最得意最骄傲的孩子与学生,您怎么舍得离我们而去?来校三年,您听了我三年的课程,每次听课完都要一起去食堂吃饭,谈您的家庭谈教学谈工作,您说您的女儿要是也能像我这样就好……整整三年,您给予了我足够的鼓励与肯定,在您赞许的目光中,笃定而行。难忘您的谆谆教诲,难忘陪您走操场走20圈的经历,难忘和您一起吃饭时的谈古论今,难忘您每次听我课时的认真模样……惟愿以您为榜样,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惟愿您在另一个世界不被雨淋,身体安康!

 

陈汝佳:至今难以接受多么慈祥爽朗的一位长者,想起每次在校园里遇到,您总是谦逊地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70多岁的人还努力学习微信跟我们沟通,鼓励我的写作,还说好吃饭的时候可以一起探讨文学问题……当时只道是寻常,总以为还有机会可以去听听您的课,没想到突然间您就与世长辞了。

 

陈迪:沉痛悼念王福湘教授,愿一路走好!

 

曾显峰:一个可爱可亲的教授,可惜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啊,沉痛悼念湘爷!

 

姚樱花:沉痛悼念王教授,一路走好!每次来饭堂吃饭时,都说“这个来一点,吃多点青菜健康!”、“谢谢啊小姑娘!”他是学校里边最喜欢见到的一位老人!

 

赵敏:音容笑貌还在耳边萦绕,深刻缅怀!爱岗敬业的王教授一路走好!

 

刘立志:晴天霹雳。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愿王教授一路走好

 

 

王福湘教授走了,而他的一生,正如他曾经接受采访时所说:“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上,要多做对社会,对国家,对人类有益的事而不是有害的事”,也正如他时常对学生所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是一位真正的学者,也是一位身正为范的师者。

转自《南商新闻社》

上一篇:以传统文化作生命底色
下一篇:悼念恩师王步高先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