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资料 > 教学教案 > 正文
古典文学名著选读教案
来源:肇庆学院 作者:丁楹 日期:2016-05-17 16:06 点击率: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了解先秦文学的相关知识,分析掌握作品的思想内容及艺术特点,背诵经典篇目。

引题:

关键字:

古典文学名著,选读,教案

 
第一章 先秦文学名著选读
【教学目的】
了解先秦文学的相关知识,分析掌握作品的思想内容及艺术特点,背诵经典篇目。
【重点难点】
诸子散文, 历史散文
【教学方法】
讲读、讨论
【所用课时】
6课时
【教学内容】
第一节 历史散文
一、古代散文的萌芽与发展
殷墟卜辞可以说是先秦散文的萌芽,它在兽骨龟甲上简略地记录了殷商王朝的占卜言辞,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记言、记事文字,也是书面文学的萌芽。
    《尚书》是我国第一部散文集,它是上古历史文献集。战国时总称为《书》,汉人改称《尚书》,意即“上古帝王之书”(《论衡·正说篇》)。 全书包括《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部分,为虞、夏、商、周各代典、谟、训、诰、誓、命等文献。其中虞、夏及商代部分文献是据传闻而写成,不尽可靠。
就文学而言,《尚书》是中国古代散文已经形成的标志。书中文章,结构渐趋完整,有一定的层次,已注意在命意谋篇上用功夫。《尚书》中部分篇章有一定的文采,带有某些情态,语言形象生动。如《盘庚》:“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 。
“佶屈聱牙”(韩愈《进学解》),“然于六艺中最难读”(王国维),“只是当时口语的摘要”(鲁迅)
     《春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史。孟子和司马迁都说是孔子所作,主要内容是记录鲁隐公元年(前722)至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发生在鲁国和王朝及其他诸侯中的重大事件,其中有国家重要的祭典、盟会,国君的嗣立、丧葬,各诸侯间的交往和互访,以及大量有关军事行动的记录。
    “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春秋》记事简略,是提纲式的,但条陈清晰,言简意赅。 有鲜明的倾向性,讲究微言大义,一字褒贬,凝炼严谨,被称为春秋笔法。如吴楚之君自称王,贬之曰“子”,宋虽弱,仍称“公”。
“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僖公十六年)(公羊传:陨石记闻,闻其磌然,视之则石,察之则五……六鹢退飞,记见也,视之则六,察之则鹢,徐而察之则退飞。)
春秋末年及战国之世,是先秦历史散文最为辉煌的时代。一方面,数百年史官文化的积累,有不少史料可资借鉴。另一方面,这一时期社会急遽变化,封建地主阶级勃然兴起,各种矛盾斗争复杂激烈。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他们都必须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这时候,从前专门记载王朝、诸侯的诰命和大事记如《尚书》、《春秋》之类,已不能满足新时代的需要,于是产生了以记载各国政治、外交、军事活动及卿大夫与士的言论为主要内容的历史,这就是《左传》、《国语》、《战国策》等新型历史著作。
 
二、《左传》
《左传》在西汉前往往被叫做《春秋》,为不与孔子所修订的《春秋》相混,故称作《左氏春秋》。从班固起认为《左氏春秋》是传注《春秋》的,于是《左氏春秋》始改名为《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
与《公羊传》和《谷梁传》合称“春秋三传”。
《左传》的作者,说法不一,比较可靠的是鲁国的左丘明。司马迁《史记》:“鲁君子左丘明……因孔子史记(即《春秋》)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
《论语·公冶长》:“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从孔子的话来看,左丘明是一个性格耿直、作风正派、品德高尚的人。
《左传》记事,起于鲁隐公元年(722),迄于鲁哀公二十七年(468),基本与《春秋》重合,还有个别战国初年的史料。
与《春秋》一样,《左传》不只是对历史事件作客观的罗列,而且还表达了对历史事件的认识和理解,并站在儒家立场上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作出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道德伦理评价,为人们提供历史的借鉴。
《左传》维护周礼,尊礼尚德,以礼之规范评判人物。同时,作者以敏锐的历史眼光,记述了周王室的衰落和诸侯的争霸,公室的卑弱和大夫兼并,表现了新旧政治势力的消长,揭示了社会变革的趋势。书中还揭露了暴虐昏庸、贪婪荒淫之辈,肯定赞扬了忠良正直之士,尤其是重民、以民为本的思想,更反映了《左传》进步的历史观。 
《左传》是第一部叙事详细、记述完整的编年体史书,确为先秦散文“叙事之最”,标志着我国叙事散文的成熟。其特点:1、长于叙事;2、战争描写出色;3、语言简练而丰润,尤长于记写行人辞令。
 
作品讲读:《郑伯克段于鄢》
本文记叙了春秋时期发生在郑国的一次权力之争,斗争的焦点是王位继承问题。事情的起因,是郑庄公的母亲武姜,因厌恶庄公,偏爱小儿子共叔段,于是帮助共叔段谋取王位。共叔段暗中积蓄力量,阴谋发动叛乱,夺取君位。郑庄公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等待时机,最后一举打败共叔段,共叔段逃离郑国。这一历史事件,客观上反映了春秋初期,周王室逐渐衰微,各诸侯国内部争夺权势的斗争也加剧起来的社会现实,揭示了统治阶级家庭内部为争权夺利而勾心斗角、相互倾轧的情形及其自私虚伪、贪婪奸诈的本质。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文章结构完整,叙述严谨,按时间线索,矛盾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紧密相连。
“首尾之完整,结构之严密,几乎无懈可击。用这样少的笔墨,写出如此纷繁的事件,如此多样的人物;层次又如此分明,语言如此凝炼,叙事达到这个高度,应该说是史家之文的新的成就。”(郭预衡《中国散文史》)
“叙事文字,贵首尾连贯,评略得宜,左氏最得此法。是篇骨劲色腴,摹写人情,为传记之祖。” (徐乾学《古文渊鉴》引)
人物刻画鲜明生动是其突出成就:
      庄公  奸诈阴险、老谋深算、毒辣虚伪
      武姜  自私偏狭、怪戾昏庸
      共叔段  愚顽贪婪、恃宠狂妄
      祭仲之深稳、公子吕之迫切、考叔之敏妙
“庄公雄猜阴狠,视同气如寇仇,而欲必致之死。故匿其机而使之狎,纵其欲而使之放,养其恶而使之成。……庄公之心,天下之至险也。”(吕祖谦《左氏传博议》)
 通过对比烘托、个性化的对话展现人物性格。
 
讲读:《秦晋殽之战》
叙事完整,有详有略,条理分明,线索清晰。
善于在叙事中刻画人物。
善写战争。
语言艺术:简练生动,表现力强。
行人辞令之美。从每篇辞令用词之洗练、逻辑之严密、语气之变化,都可以看出作者对这些口头语言作了精心的润饰和加工。它们有的婉转陈辞,有的语气激切,但都能紧紧抓住矛盾的焦点,从分析利害入手,说理透辟,辞句典雅。充满了机警与智慧。
 
  三、《战国策》    
    《战国策》是一部有关记言史料的汇编,主要分国收录了战国时期策士游说各国时的陈谋献策或相互辩论的言辞。它所载时代 上接春秋,下至秦并六国,涉及约240年间东西周及秦、齐、楚、赵、 魏、韩、燕、宋、卫、中山诸国政治、军事、外交等重要史实。
作者不详,原本零散错乱,名称各异,有所谓《国策》、《国事》、《短长》、《长书》、 《事语》、《修书》等名称。到了西汉,刘向第一次对这些史料进行系统整理,编订成书,共33篇,认为此书是“战国时游士辅所用之国,为之策谋”,故定名为《战国策》。
《战国策》体现了鲜明的纵横家思想:
渲染策士对于战国局势的控制,显示了他们在政治、军事、外交斗争中举足轻重的作用。第一次强调了知识阶层在政治斗争与社会发展中的巨大作用,歌颂了那些从穷闾陋巷中冲杀出来的大批寒士的才智,公然肯定“士贵耳,王者不贵” 。
肯定了策士对功利的追求。肯定正常的功名私欲,把它看作合情合理的东西,强调通过智能的发挥求取富贵,是有进步意义的。
崇尚计谋,重视外交。颂扬诈伪翻覆和以腾说而致富贵的纵横家。也歌颂了那些智慧超群、无所畏惧、自尊自信的策士和敢于反抗强暴的侠义之士。
《战国策》还嘲讽、抨击了那些昏庸无能、荒淫腐败的统治者,体现了不为尊者讳的批判精神。
《战国策》的文学成就:
首先表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全书对战国时期社会各阶层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有鲜明生动的描写,尤其是一系列“士”的形象,更是写得栩栩如生,光彩照人。纵横之士如苏秦、张仪,勇毅之士如聂政、荆轲、高节之士如鲁仲连等。
《战国策》还以波澜起伏的情节,个性化的言行,传神的形态和细节来描写人物。作者不满足于平铺直叙,有意追求行文的奇特惊人。
《战国策》在写人上,出现了一个人物的事迹有机集中在一篇的文章,为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的成立开创了先例。
《燕策》中写荆轲,可谓慷慨悲壮,最动人的是易水送别一段:
    遂发,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嗔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战国策》的“文辞之胜”,在语言艺术上空前成功,春秋时期从容不迫的行人辞令,到此时已演化为议论纵横的游说之辞。其文章艺术风格 “辩丽横肆”,铺张扬厉,气势纵横。
多用譬喻,借动物、植物或人们生活中习见的其他事物为喻,循序渐进地达到辩说的目的。还用大量的寓言故事、佚闻掌故来增强辩辞的说服力。寓言的巧妙运用,成为《战国策》文章的一大特点。“狡兔三窟” 、 “画蛇添足” 、“鹬蚌相争” 等。
苏秦为赵合从,说齐宣王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渤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齐车之良,五家之兵,疾如锥矢,战如雷电,解如风雨。……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
 
讲读:《苏秦始将连横》
本文记述苏秦在秦赵间游说、谋取荣华富贵的活动。第一部分写苏秦以连横之策游说秦王不成,失败而归。第二部分写苏秦发奋读书,又转而以合纵之策游说赵王获得成功,荣华富贵,从中反映了战国时代复杂的形势,揭示了策士的本质及当时的人情世态。
苏秦形象极为生动典型。刻画手法上:(1)运用对比手法,写苏秦得势前后,其家人不同的态度,既从侧面烘托了苏秦的人物形象,又反映出战国时代崇尚功利,淡薄亲情的炎凉世态。(2)文章在人物肖像动作神态及心理的描写方面十分细致生动,如描写苏秦说秦王不行,落魄而归时的形容神态,写苏秦刻苦攻读,引锥刺股的细节,写其嫂”蛇行匍伏”的丑态,皆为传神之笔。   
语言艺术铺张扬厉。善于运用铺陈排比和夸张渲染的艺术手法。如苏秦说秦惠王之词,内容上罗列排比,句式上多用四字句进行铺排,所述之事往往夸大其辞,务求动听,表现了战国策士纵横辟阖、铺张扬厉的文风。
 
第二节 诸子散文
     一、发展概况
先秦诸子散文指的是春秋战国时期各个学派的著作,反映着不同学派的思想倾向、政治主张和哲学观点。它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1、春秋末期和战国初期。主要著作有《论语》、《老子》、《墨子》。基本为语录体散文, 《论语》为代表, 《墨子》则在语录体中杂有质朴的议论文。
2、战国中期。主要著作有《孟子》、《庄子》等。前者基本上还是语录体,但已有显著发展,形成了对话式论辩文;后者已由对话体向论点集中的专题论文过渡,除少数几篇外,几乎完全突破了语录的形式而发展为专题议论文。
3、战国后期。在这一时期,诸子散文完全摆脱了语录体,成为专题论著。主要著作有《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主要特点是论证严密、分析深入,文辞富赡,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二、《论语》
是主要记述孔子言行的书,《汉书·艺文志》说:“《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
《论语》全面地反映了孔子以“仁”和“礼”为基本核心的思想。
《论语》的文学价值:
1、《论语》是早期语录体散文,语言基本上是口语,明白易懂。文字简括,颇多言简意赅、富于哲理性和启发性的语句。如“朝闻道,夕死可也”(《里仁》)、“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学而》)、“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子路》)等等。
其中有不少句子已成为后世经常引用的成语,诸如“三省吾身”、“见贤思齐” 、“不耻下问” 、“三思而后行”、“文质彬彬”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任重道远” 、“后生可畏”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当仁不让”等等。
2、《论语》多用语气词,含蓄蕴藉,形成雍容和顺、迂徐婉转的语言风格。如: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彤也!”(《子罕》)挺立在严寒中的苍松翠柏,具有坚韧的品质,顽强的生机、傲岸不屈的气概, 激励着人们在困厄危难中不失操守。又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子罕》)一去不复返的光阴,就像滚东逝的河水一样啊!它启发人们修德敬业,不断进取。
3、《论语》有时通过简短的对话,显示出人物的性格,因而也具有一定的文学意义。
 
讲读:《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路、曾皙、 冉有、公西华侍坐》是《论语·先进篇》的一章,看起来文字不多,篇幅不长,但在语录体的《论语》中算得上是难得的长篇了。
文章记叙了孔子与几个学生的一次谈话,由孔子问志、学生言志、孔子评志三部分组成,从中表现了孔子师徒的儒家治国思想,也展示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的一个侧面。
运用个性化的对话及动作、神态等描写,人物性格鲜明。子路的坦率,冉有、公西华的谦逊,曾点的洒脱以及孔子的平易近人、循循善诱,都具体生动地表现出来。
讨论:孔子为什么说“吾与点也”?
对这个问题,历来是有争议的。对曾皙说的那段话(“暮春”至“咏而归”),有的是从积极方面理解的,认为曾皙是主张以礼治国,他说的是礼治的结果,是太平盛世的图景,与孔子的“仁政”“礼治”“教化”的政治主张相符,因此孔子说“吾与点也”。另一种是从消极方面理解的,认为曾皙是主张消极避世,符合孔子“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主张,因此孔子说“吾与点也”。
 
三、《孟子》
是记孟子言行的书。孟子(前372--前289),名轲,字子舆,邹国(今山东邹县)人。孟子幼年家贫,承受母教,曾受业于孔子之孙孔伋的门人,是孔子之后战国中期儒家学派最有权威的代表人物。他曾游梁,说惠王,不为所用;见齐宣王,为客卿,但亦终不见用。后“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东汉赵岐《孟子题辞》中说“又有外书四篇,久佚不传。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孟子和孔子一样,成为封建统治者尊崇的偶像;到唐代,已将孟子和孔子并称;元、明时称为“亚圣”。 
孟子思想:
继承和发展了孔子的德治思想,将其发展为仁政学说,成为孟子政治思想的核心 。
其哲学依据是“性善论”。 
民本思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心下》),反对残民害民的统治,常将批判矛头直指暴君。齐宣王问汤武放伐之事,怀疑臣不可以弑君。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梁惠王下》)孟子这些话在当时是极大胆的,也触怒了后代的封建官僚和君主。司马光等人曾著书驳孟子,明太祖朱元璋读《孟子》:“怪其对君不逊,怒曰:‘使此老在今日,宁得免耶!”并将孟子“逐”出孔庙。(全祖望《鲒琦亭集》卷三十五引《典故辑遗》)
把伦理和政治紧密结合起来,强调道德修养是搞好政治的根本。他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后来《大学》提出的“修齐治平”就是根据孟子的这种思想发展而来的。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 “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孟子》散文的特点
(1)气势充沛,感情强烈,笔带锋芒,语挟风雷,极富鼓动性和战斗力,有纵横家的气概。多用排比、反诘,如长河大浪,磅礴而来,咄咄逼人,横行无阻。
(2)长于辩论。善设机巧,引人入彀,使人无法躲避。往往从身边的小事说起,慢慢引入正题,使对方陷入论辩的困境。
(3)善用比喻。有时是短小的比喻,有时是完整的小故事、寓言。
 
讲读:《齐桓晋文之事章》
本文通过孟子游说齐宣王提出放弃霸道,施行王道的经过,比较系统地阐发了孟子的仁政主张。也表现了孟子善辩的性格和高超的论辩技巧。
他的主张,首先是要给人民一定的产业,使他们能养家活口,安居乐业。然后再“礼义”来引导民众,加强伦理道德教育,这样就可以实现王道理想。这种主张反映了人民要求摆脱贫困,向往安定生活的愿望,表现了孟子关心民众疾苦、为民请命的精神,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孟子的思想也有其局限性。一是战国时期,由分裂趋向统一,战争难以避免。孟子往往笼统反对武力,显得脱离实际不合潮流。二是他的仁政主张完全建立在“性善论”基础上,显得过于天真、简单。
本文是孟子的代表作品之一,颇能反映孟子散文结构严谨、中心突出、论点明确、说理充分、感情激越、气势磅礴这些基本特色。
(1)迂回曲折,层层深入,逻辑严谨,跌宕起伏。
(2)气势浩然,本文铺张扬厉,纵横恣肆,大量运用排比句式,而且单句和排比句交错使用。
(3)取譬设喻。孟子散文长于譬喻,本篇也是如此。如,“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挟太山以超北海”“为长者折枝”“缘木求鱼”“邹人与楚人战”等等,非常生动而又言简意赅地说明了道理。
    讨论:《鱼我所欲也章》
    1、文章体现的孟子思想及论述方法;2、文章的语言特点。
 
四、《庄子》
庄子及其后学者的哲理性著作。《汉书.艺文志》载,《庄子》书52篇,今存33篇,包括“内篇”7篇,“外篇”15篇,“杂篇”11篇。自魏晋以来,根据文章风格的不同,一般都认为“内篇”为庄子自己所作,“外篇”、“杂篇”为其门徒或后学所作。
庄子(约前369一前286),名周,战国中期宋国蒙(今河南省商丘县东北)人,先秦道家一派代表人物,后世以之与老子并称,同奉为道家之宗。唐玄宗时,大兴道教,始封庄子为“南华真人”,《庄子》一书为《南华真经》。
司马迁《史记·老庄申韩列传》:“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学无所不窥 ,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楚威王闻庄周贤,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日:“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大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又据《庄子》一书所记,《外物》篇说:“庄周家贫,往贷粟于监河侯。”《列御寇》载:曹商谓庄子“处穷闾阨巷,困窘织屦,槁项黄馘”。《秋水》: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庄子》哲学思想源于老子,而又发展了老子的思想。“道”也是其哲学的基础和最高范畴,既是关于世界起源和本质的观念,又是至人的认识境界。   
庄子思想中核心部分是主张顺应自然,反对人为,认为儒家提倡的仁义礼智是加在人们自然本性上的桎梏。他蔑视人类文明,希望退回到“其卧徐徐,其觉于于”的“清静太古”社会中去。在战国纷乱的现实面前,他看到政治斗争中的杀身之祸,看到儒墨两家无力扭转社会的动乱局面,便采取了“超然物外”与人无争的态度,逃避斗争,明哲保身,企图通过对幻想世界的追求躲避现实生活中的矛盾。
他试图取消客观世界的一切是非差别,认为客观事物的大小、长短、贫富、善恶、美丑、是非都是相对的,没有一种客观标准,这就陷入了不可知论。
庄子对政治斗争和个人名利虽然采取超脱态度.但是他又敢于揭露当时统治险级穷奢极欲、残酷掠夺的本质和污浊营利的丑恶面目。庄子对当时的黑暗统治进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抨击, 他反对君上臣下的统治秩序,呼唤一种理想的社会状态,即“至德之世”。
他说:“势为天子,未必贵也;穷为匹夫,未必贱也”(《盗跖》):“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去箧》),深刻地指出了剥削社会的秩序、道德标准的本质,无情地撕下了诸侯“仁义”的虚伪面皮。
庄子一生身处困境,不与统治者合作,蔑视为统治者权力之争而奔走的无耻之徒,保持着自己的节操;不为强权左右,对后世知识分子产生了深远影响。
庄子痛恨现实,又无力抗争,最终走了隐居遗世的道路。他一方面齐万物、一死生、泯是非得失,追求内心调和;一方面主张“无为”、“无用”,逃避社会矛盾,以求全身保命。苟子批评他“蔽于天而不知人”(《荀子·解蔽》),是很中肯的;后代一些不满现实的知识分子,对封建政治采取消极反抗的态度,蔑视封建礼法与权贵,也是受到庄子的影响
庄子人生就是体认“道”的人生。“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齐物论》)精神上冲出渺小的个体,短暂的生命融入宇宙万物之间,翱翔于“无何有之乡”(《逍遥游》),穿